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47tk.com >

正畸堪比整容?95后为美整牙18%学生用网贷支付

发布日期:2019-09-09 01:1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李可一直觉得丑分两种,一种是有中心、有主题的丑,比如小眼睛、肿眼泡、大脸盘;另一种则是无中心、无主题

  李可一直觉得丑分两种,一种是有中心、有主题的丑,比如小眼睛、肿眼泡、大脸盘;另一种则是无中心、无主题的丑。“说不清楚到底哪里丑,但是就是丑,你知道吗?”盯着自己的照片,李可领悟到自己正是后者。

  “我长得不好看”这个认知,是李可高二那年才后知后觉的。在同学的群嘲声里,李可开始关心起自己的外貌。意识到丑的李可几乎不在朋友圈晒照,也很少自拍。

  李可的故事比比皆是。据《2018年中国正畸市场消费蓝皮书》显示,2017年中国正畸病例量达到206万例以上。按照客单价平均12000元计算,2017年的正畸市场规模已经达到247亿元。2018年,北京市全口径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为7855元/月。这意味着,北京白领去整一口牙,要做好一个半月不吃不喝的准备。

  不久前,“90后整牙破产”话题窜上微博热搜,口腔正畸专家沈刚教授指出,20年前看牙的主要是儿童,现在半数甚至六成以上都是年轻成人。有网友调侃道:20年前和20年后看牙的是同一拨人,牙不好的90后长大了。

  前段时间,攥着大学四年省下的零花钱,加上工作一年后的少许积蓄,李可终于走进医院。

  “鼻子是歪的,牙齿突是骨性的,你没有下巴。”南京某公立口腔医院的一位医师盯着李可,告诉她:即便做完牙齿矫正,外貌也不会有太大改观,骨性龅牙是由骨突造成,需要手术整形。

  曾经,在李可的想象里,3年后,摘下牙套的自己会一朝逆袭:鼻梁变高,脸型变长,下巴变尖。这样的幻想,曾在每一个自卑的瞬间给了李可无尽的安慰——由于对自己长相不满意,李可极易掉进不自信的陷阱里,甚至外人偶尔对自己不友好,她也会归咎于丑,“理智告诉我,可能对方碰巧心情不好,或者是很多其他原因,但我的情绪不允许,就会认为是因为我丑。”在说这番话时,李可仍语带自责。

  而今,医师的话如同一场宣判,差点让李可放弃整牙。但已经花出的大几千块钱又把她拉了回来,“前期检查已经花了很多钱,我不可能拿着片子就走了。”李可告诉AI财经社。

  她不得不调整自己的人生理想,在摘牙套的原计划之外,加上隆鼻、整下巴、热拉提等增项,“然后去偶遇我的爱豆,虽然不一定能偶遇到,但是能那么漂亮的去靠近他,我就感觉完成了我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愿望。”这些话从李可嘴里说出来,充满了理想主义的气息,如同一个对写作充满欲望的年轻人宣称要当作家,一个创业者喊话要做出下一个BAT,他们都同样真诚、热切。

  同龄人戴星星没有对外表如此极致的追求。大二那年,意识到牙齿不整齐后,她没多想就去整牙了。大学毕业不久,陪伴戴星星两年多的牙套“小姐妹”被摘了下来,盯着镜子里的自己,戴星星明显感觉到牙齿变整齐了。

  更多的变化,还是从身边人口中得知的。“有微笑线了。”有人夸她,说现在的她笑起来牙齿有弧度了,这是此前从未得到过的赞美。

  对戴星星自己来说,更大的安慰是:摘下牙套后,那个反复出现的噩梦突然消失了。梦里,戴星星的牙齿面临着各种劫难,破碎、坏掉或者变得五颜六色。

  梦境中的恐慌会蔓延到现实中,惊醒的戴星星常常后怕。但从摘牙套的那一天起,她再也没有做过类似的梦,这是一种劫后余生的宽慰。

  正畸,通俗来说就是矫正牙齿,兼具美观性和功能性。龅牙、局部牙齿不整齐不仅影响咬合、口腔健康等,对个人自信心、社交,甚至求职也会产生一系列的串联影响。在明星群体和西方中产阶级的大白牙示范效应下,正畸已然与美、高级等字眼绑定,成为潮流。

  根据阿里健康数据,2019年,牙齿矫正服务年同比增速654%,主要用户是30岁以下的90后人群。口腔护理治疗项目的销量同比增长1134%,电动牙刷、牙齿矫正器等成为大热产品。更美App的《2019夏季学生医美报告》则显示,各类医美项目中,牙齿矫正较前三个季度订单量呈现增涨趋势,与之并肩增涨的是微整、双眼皮、隆鼻。

  前述报告指出,在今年夏季医美消费群体中,有51%是学生。其中,应届生的颜值焦虑尤为严重,占了学生医美群体的41%。30岁以下的医美用户贡献了近八成的夏季医美销售额,其中有一半人的年纪还不满24岁。

  为什么整形?七成学生是“为了找到好工作和优质配偶”,四成则坦言因为“身边很多人都在整形变美,自己不想落后”,还有一成学生“想用颜值打造个人IP,成为网红”。

  这条逐美之路上,正畸成为年轻人最易接受的医美项目之一——听起来没那么可怕,而且效果惊人,“正牙效果堪比整容”,每个正畸广告里,前后照片对比都在声嘶力竭地宣传这一论调。

  随着整形整容技术的发展,易容术不再遥不可及,人类社会对颜值的关注和追求也达到新高度。男的金城武,女的范冰冰,似乎没有整不出来的脸,有医美机构甚至叫出口号,“让天下没有难看的人”。

  不过,削骨填充面临的痛苦和经济压力非同一般。正因如此,当不动刀就有机会变美时,大多数人难以抗拒。

  身为互联网公司的男公关,陈晨戴牙套的时候已经26岁了。一年前,陈晨30岁的姐姐为了美观做了正畸,给了陈晨很大触动,也促使他决意变身牙套男。

  “我还是比较相信公立医院。”决定选择北京一家知名公立口腔医院后,陈晨开始了漫长等待。2019年4月,排队一年后,陈晨终于如愿戴上牙套,期间长时间等待带来的痛苦,让他甚至不愿再回忆。

  长时间排队、繁琐的程序,是不少患者选择知名公立口腔医院必须付出的代价。近年大量拔地而起的私立口腔机构,仍未能大面积撬动公立的公信力,这也是私立口腔机构共同的困境。

  李可也是在不幸踩雷之后,坚定选择了公立医院。她最先去到的是南京一家医美整形机构,从头到尾,那里留给她的印象就是:不专业。还没聊上几句,医生就以“没下巴”为由,鼓动奔着整牙而来的李可去打美国进口玻尿酸,一针3000多,3针共计一万多元。

  没有检查、没有病例,在医生草草看完片子就决定拔4号牙、并开始吸麻药时,李可及时地叫了一声“停”。她当即表示要再去别家看看,并要求退钱。

  有私立口腔医院对AI财经社表示,在公信力上面,公立医院确实比私立口腔医院强很多。一些大型连锁口腔机构试图转变大众的刻板印象,他们也都清楚,这不是一蹴而就的过程。

  从体制内出走的臻威口腔创始人魏东已经从业20多年,在他看来,私立医院的好处就在于预约制,患者不用花时间被动的等待,医师个人资历也会影响消费者的选择。

  公私立之选只是第一道门槛,随后就是“割肉”和“大出血”。从拔牙、检查到戴上钢牙套,李可前前后后已经花出去1万多,刚工作一年的她,积蓄已花掉了一半。还有两万多的尾款要付,李可不得不分期付款,这让月薪5000的她提心吊胆,一旦失业,财务困境就马上到来。

  陈晨选的是贴片式陶瓷牙套,从美观度和价格上来讲,介于钢牙套和隐适美之间。“说实话,一次性拿出来三四万块钱,对于工薪阶层来说压力很大。”陈晨介绍,由于正畸过程长达两三年,医生不担心患者跑路,一般都接受分期支付。

  对大多数人来说,整牙绝对属于中高端消费。据《2018年中国正畸市场消费蓝皮书》指出,全国正畸市场一般价格行情:金属托槽矫治、陶瓷托槽矫治、金属/陶瓷自锁托槽、隐形矫治、舌侧隐形矫治的市场价格分别为20000元、22000元、23000-33000元、35000-45000元以及55000-80000元。

  “这是一件挺悲哀的事。”一家知名口腔连锁机构高管感到愤懑,这个行业的暴利永远和原材料挂钩,“这是一个伪逻辑,牙科最核心的东西应该是技术、是人和机构。”。

  公立医院则对价格讳莫如深。“暑假太忙了,(我们)就不凑这个热闹了。”北京一公立口腔医院对AI财经社表示,公立医院都是政府定价,没什么可说的。

  AI财经社获悉,目前,仅有牙疼、拔牙、补牙、牙周等(不包括进口材料)口腔科部分治疗被列入医保范畴,矫正、种植、镶牙等高客单价的项目则排除在外。

  相比种植,正畸甚至算不上贵。不少医院种植牙齿单颗价格已经过万,一些知名口腔医院单颗种植甚至接近2万元,“种一口牙相当于买了一辆宝马”所言不虚。目前,种牙人群还是以老年人居多。

  据更美App的《2019夏季学生医美报告》统计,46%的学生使用个人打工收入和积蓄作为消费医美项目的经济来源,28%的学生用户得到父母和其他亲人的资助,18%的学生使用了花呗、信用卡等网贷。

  据《2018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》估算,去年,中国口腔服务行业规模已达千亿元,前述《蓝皮书》则提到,2017年,正畸市场规模达到247亿元。

  招商证券认为,美国口腔医疗增速最快的时间是上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。美国人均可支配收入在1975年达到5600美元,中国则在2017年达到相同水平,因此,中国口腔医疗将进入快速增长期。

  由于市场化程度较高,再加上增速迅速,口腔成为社会企业大举进发的领域。用美味口腔创始人朱丽雅的线亿颗牙齿的生意。

  过去几年,这笔400亿颗牙齿的生意被热钱淹没。大量机构拔地而起,拜博口腔、佳美口腔、瑞尔齿科、好牙医、美维口腔等连锁机构已经完成至少A轮的融资。AI财经社在天眼查搜索关键词“牙科”,得到相关公司达22918家。

  其中,注册资本在1000万元以上,成立时间超过15年的牙科公司有140家,业务主要以提供牙科设备、器材等为主。以设备制造商美亚光电为例,其在2018年实现12.4亿元的营收,同比增长13.33%,其中,口腔X射线CT诊断机这款产品毛利率高达59.65% 。

  区别于这140家,一些新近成立的,时间在1至5年的牙科企业经营范围则多与牙齿美容、牙齿健康、牙齿修复等项目相关,共计7000多家。

  以口腔医院龙头企业通策医疗为例,其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收8.47亿元,同比增长23.58%,其中正畸业务收入占比依然保持第一,约为18%。

  在业内人士眼里,牙齿美学修复和整容行业的爆发时间几乎是一致的。今年年初开始,医美平台大力进军消费医疗,客单价高的齿科和眼科成为首选。5月,“医美第一股”新氧的上市,将整个医美市场引向高潮。最新数据显示,“牙齿矫正”已进入新氧站内搜索TOP10 关键词。

  “过去6年里,新氧在医美领域的成功实践也完全可以被复制到齿科领域。”新氧创始人、CEO金星曾对外表示,医美项目的高客单、高决策门槛等特性与齿科的正畸、牙贴面等项目几乎完全吻合,这些高客单项目对于齿科机构来说,恰恰是最难被攻克的业务“堡垒”。

  “新氧齿科业务增长非常快。”金星介绍,这跟医美很像,人群、消费者动态、行业业态任一维度都很像。

  即使是400亿颗牙齿的生意,也不意味着入场就有钱赚。租金、用工成本、医疗器械等的支出,曾道人论坛即使价格永远上涨的房地产行业,组成了口腔连锁机构成本的大头,成立于2016年的美维口腔直到今年,才实现盈亏持平。

  为丰富业务线和顺应颜值管理时代的降临,口腔机构开始转变宣传策略:由此前强调功能性,转变为美学性和功能性并重。比如造出“红白美学”概念,强调牙齿与牙龈颜色的搭配与和谐,将营销广告打进每一个角落。

  是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整牙?“健康是比较容易衡定的,但是美这件事不太容易衡定。”朱丽雅认为,整牙并非必选项,正如美国一家口腔门诊管理公司提出的观点:牙科除了拔牙是必需的,所有的治疗都是非必需的。

  事实上,比起正畸,中国人的口腔健康着实堪忧。据第四次全国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显示,我国高达97%的成人正遭受口腔问题的困扰。其中,97%的成人患有牙结石,88%的成人患有龋齿,85%的成人有牙龈问题。

  目前,中国口腔健康知识的普及率并不理想,大部分人是在牙科诊室的惨叫后习得教训。不少受访患者表示,通过整牙过程,才有了较为系统的认知,比如尽量不喝碳酸饮料或者不直接接触牙齿,有人甚至为此戒掉了烟。

  只是,对更多的90后、00后而言,他们的牙齿尚未毁到要进牙科诊室接受教训,比起口腔健康,变美是更迫切的需求。目睹了网红经济腾飞、裹挟在颜值焦虑中长大的这一代年轻人,曾热衷吸猫吸狗,又以谈论植发自嘲,如今,整牙变美正成为他们掏空钱包的新姿势。

  标签:口腔 牙齿 李可 牙套 牙科 医美 陈晨 机构 公立医院 齿科 正畸 戴星星 成人 ai 颜值 医院 项目 患者 学生 蓝皮书

  2019年新iPhone传言汇总,你觉得哪些能成线员工午休被开背后:实习生一天工作12小时,10人活仅5人干